狐子豆腐

【叶蓝】蓝胖胖和他的格格巫

#2017叶修生日快乐

#叶蓝96连弹计划

#00:15

注意:OOC,格林童话讲述方式。蓝河精灵化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每座深山老林里总会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小时候老人家就告诫过了,在这种地方走夜路千万别回头,一回头肩上的灯就灭了,保不准就被脏东西盯上了。还有的说,那人的魂魄就给锁在这深山中,飘飘荡荡,再也归不着家了。

  当然,也有些青年书生期待着红袖添香,或者来场凄美的人鬼情未了。
  小蓝河揉揉鼻子,打了个喷嚏,两只小爪子撑着自己圆圆的脸蛋,嫌弃道,“胡说八道,这满山蹦哒的都是小精灵。吃了睡睡了吃,才没兴趣理你们。”
   是的,其实每个有着什么骇人听闻传说的山啊林的,那上头人烟稀少,或者说压根不住人,漫山遍野都是同蓝河这样的小精灵。它们也没有多高深的修为,顶多集个天地灵气,哪天醒来就发现自己不再是根有思想的芦苇,而成了有手有脚能蹦哒的小精灵。长得好些的,背上会带个透明扑闪闪的小翅膀,头上长个树尖尖那样的小耳朵,倒是有趣的很。
   蓝河叹气,短短胖胖的爪子抓了抓自己头上的小尖耳朵,它是属于长得好的类型了,但它同时也是个小胖子啊,圆脸蛋圆眼睛圆肚子,瞅着哪像有灵气的小精灵,就是个贪吃的小胖龙猫。

  听某只八卦的小黄猫说,在人类世界里,这么胖的家伙都是找不着媳妇儿的。 

  窗口的木铃铛被敲响,叮叮咚咚。蓝河迈着小短腿很欢快地跑过去推开窗户,一阵花香先飘进来,甜甜糯糯的味道落满了小屋每个角落。
   一只兔子把脑袋搁在窗台上,三瓣嘴抿出个笑容,“嗨,小蓝河,今天也要来点桂花糕吗?是今早沾了新鲜雨露的桂花噢。”
   蓝河数出几张树钱子,吸吸鼻子,“老样子,我要三两!”
   兔子商人熟练地用手绢捧出不多不少的三两桂花糕,小心地把树钱子收到口袋里,一蹦三跳地跑远了。
    蓝河捧着桂花糕吃得满脸糖渣子,在美食面前,胖又算得了什么!它是这只兔子商人的老顾客了,每天最新鲜的桂花糕一定是先往它这儿送的,分量足味道好,吃上多久都不会腻。
    说起来它作为一只小胖子倒也没多少烦恼,就是偶尔挠不到背上的痒痒。
    山中的精灵们都很喜欢这只热心好说话的小胖龙猫。蓝河偶尔给它们搭了把手,它们也没什么好答谢的,山中好吃的东西最多了,鲜蘑菇,小鱼干,山楂梅子,一堆堆好吃的东西往它手里塞。所以这只小胖子家里从来不缺吃的,到了冬天,它就裹着小被子呆在火炉边上,乐呵呵地烤蘑菇吃。
    那只八卦小黄猫又说了,最近这座山里来了位不速之客。大兜帽,黑长袍,还有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,比某只猫头鹰的大小眼看起来还要渗人。还听说最喜欢吃小胖子了。当然了,最后这句胡说的成分比较高。
    蓝河并不在意这些,惹是生非又不是他的常态,碰上那位不速之客的可能性实在太小。对他而言,今天的太阳很好,柔顺同绸缎般毛发上还散发着甜甜桂花香,拍拍小肚子,不如出门跑个步减减肥。
    他踩过落满细碎金光的小水洼,同偷偷睡了个懒觉的蜜蜂打过招呼,顺手扶了把被夜风吹弯腰的杨柳青,不大的一座山就这么逛过了一半。

   这山风是有脾气的,吹过深涧便是嘶吼悲鸣状,犹困兽;路过向日葵田又是咋咋呼呼瞎闹腾的熊孩子,而走那平坦轻巧的小路,顶多就拿根青草吹口哨,柔和地紧。蓝河很乐意闭上眼睛在这山里跑动,它熟悉这儿的一草一木,也熟悉这有脾气的风,小耳朵动动,便能灵活绕开一块碍脚石。
   但这会儿的山风罢了工,当蓝河被人提溜着翅膀拎起来,脚踏虚空之时,都没告诉他那位不速之客来了。
  “哟,好一只小胖子,还挺有分量,打边炉一定很好吃。”说着还配上吸溜口水的声音。
    蓝河睁眼,这位不速之客确实同八卦所言,乌黑袍子,深渊眼睛,但意外的俊俏,比那些个花精化做的美人多上几分浑然天成的逸气。他望着有些呆,毕竟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俊的人类,不是那些个山野樵夫熊孩子可比的。
  “嗯,还是个小呆子,连话都不会说了吗?”叶修抓着那两小翅膀晃了晃,这只傻愣愣直盯着他瞧的小胖龙猫被晃得连忙捂眼睛喊晕,倒觉得很是可爱,如果不是精怪的话,他很乐意收回去做宠物。
   “你,你放我下来!”蓝河一只爪子捂额头,晕,真晕,另一只爪子很凶地在叶修眼前晃,嗯,假装看起来很凶。
    噗,叶修笑着将这小家伙托到掌心上,还好精灵的翅膀也不只是摆设,撑起这小胖子绰绰有余没真被他拽掉。 

   蓝河挪挪屁股,感觉坐稳了便很干脆地盘起小短腿,决定不计较方才那句要将它打边炉的戏言,长得好看,这点可以被原谅。因为它自己某种意义上是个颜控,连吃桂花糕都要挑长得匀称的吃。
  “你是谁,干嘛抓我?”
   叶修啧啧两声,你还知道我这是抓你啊,这脸傻得冒泡的表情,忍不住揶揄道,“你没听说吗,这山里来了个巫师,最喜欢吃小胖子。”
   这话说得蓝河瞪圆了眼睛,一脸难以置信,长得这么好看的人居然真的喜欢吃小胖子,它抱着一丝侥幸,小心翼翼道,巫师先生,你真的没在开玩笑吗?
  叶修别过脸咳了咳,他的腮帮子憋笑憋得有些酸,但仍板起脸,巫师从来不说谎。
   蓝河不说话了,腮帮子鼓鼓的,两只爪子也揪着小肚子,似乎在蓄力。叶修看得有趣,正想问它要干嘛,就见着那两片轻薄透明的小翅膀扑扇扇,哦,这小胖子是要飞啊,终于记得自己要逃跑了。
   正当蓝河已经觉得自己脚踏虚空,要狠狠嘲笑这位不自量力的巫师大人,就看着人从那个黑不拉几的破袍子里掏啊掏的,掏出一把小尺子。
   叶修煞有介事地把尺子凑过去量了量,一脸赞叹,“厉害了小胖子,有3厘米高噢。”这话说完,叶修自己都笑了,这小家伙怎么这么逗。
   蓝河顿感挫败,飞不动不能怪它,这明明是地心引力的锅。
   “不要叫我小胖子,我有名字!我叫蓝河。”它很凶地挥着爪子跟叶修抗议,这人左一个小胖子,右一个小胖子,是不是讨打!?
    叶修伸出一只手抓了把蓝河毛绒绒的肚子,大拇指蹭了蹭它的小鼻子,惹得它就是一个喷嚏。
   “好好好,蓝胖胖乖啊。”叶修笑着将这小家伙抓到肩头安好,好吧,他还是想带回去当宠物养。
   蓝河一点点蹭到叶修耳朵边上,两只爪子扒拉着,大声吼,“你不是说你要吃小胖子嘛!?”
   叶修脑袋嗡嗡响,呵,这中气足的。他抽抽嘴角威胁道,“如果你再闹我回去立马就把你下锅。”
   蓝胖胖不高兴地扁扁嘴,被威胁了,不开心。
   叶修无奈,这小胖子居然还会闹小脾气,他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蓝河的鼻头,“逗你玩儿的,听话。”
   蓝河闷闷应了声,“噢。”你们这些长得好的两腿生物啊,说起话来真真假假,一点都不老实。
  “ 对了,你带我去哪?”
   叶修反问,“当宠物的话不是要带回家?有什么问题吗?”
   蓝河目瞪口呆,“我什么时候成了宠物!?”你上哪见过像我这么好看的宠物。
   吼完它就很灵活地从叶修肩上蹦下来,那个宽大的黑袍子不懂多少年没洗过了,刺溜一下跟坐滑梯差不多就溜了下来。不要小看胖子,特别是这只特别灵活的蓝胖胖。

   蓝河在前边一个劲儿地蹦哒,跟跳跳糖差不多的频率,叶修搁后头追。
   “诶诶,小胖子,蓝胖胖,你跑什么跑,给哥停下,跑个屁啊又不会真吃了你!”叶修个常年缺乏运动的大巫师,出门都靠瞬移的,才跑个几步路就有点懒了,很干脆地停下脚步,又从袍子里摸了半天,摸出一只修鲁鲁。
    啧啧,叶修把玩着他手里那只傻乎乎的修鲁鲁,没眼看了,毕竟配错了方子。他大概目测了下蓝河的移动速度,希望自己把这修鲁鲁砸出去的时候别把它给砸得跟这玩意儿一样傻。
    啪嗒,一股重力让蓝河闪了腰,呃,或者说闪了肚子。它同那些个白胖胖的糯米团子一样翻了几个滚,摊着肚皮倒在草地上,瞅了眼始作俑者,傻乎乎的修鲁鲁居然嘿嘿地冲它笑了声。蓝河泪奔,我为什么会给这种看起来那么蠢的东西砸翻!?
    叶修慢悠悠抬脚晃荡过来,弯腰把蓝河拎着脖子提起来,他本想倒提的,考虑了下小胖子可能会给自己的肉压着脑袋,还蛮可怜的。虽然蓝河这会儿也挺可怜的,他第二次被人拎起来了!还是同一个人!上哪说理去,我们胖子没有尊严的?你说拎就拎啊!
    蓝河耷拉着脑袋,表示自己不想和你这个乌龟王八蛋说话。
    叶修将蓝河放到自己的脑袋上,安抚地揉了揉它的小肚子,“蓝胖胖乖啊,哥那有特别好吃的桂花糕,一般人都没这口福。”
  蓝河眼睛噌地就亮了,很没骨气同黑暗势力妥协。桂花糕可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,它为什么要跟桂花糕过不去。
  “你说话算话啊。”蓝河用两只爪子揪着叶修头发,头皮都被它揪起来了。 
 “ 嘶,轻点轻点,都要被你揪成秃头了。”叶修苦哈哈,他是抽哪门子风才把这小胖子往脑袋上安。
   事实证明,贪食真不是啥好事。 

   蓝河很懵地捧着桂花糕,它知道自己身上应该是有哪里不对,特别看叶修笑得像只烧开的热水壶,一定特别不对。
   叶修笑着狠狠锤了下床,看着眼前这只小胖龙猫,不对,一只小胖猪,完全不自知还在那啃着桂花糕,可爱,特别可爱。
   他看了眼那袋桂花糕的包装,猛然想起自己前两天配药剂的时候洒了点上去,可能变质了。
   “你个叶不羞!你笑什么?”蓝河臭着脸问他。礼尚往来,谁让叶修叫它蓝胖胖,死活不听叶修给他纠正诸如,巫师大人,叶修哥这类特别羞耻的叫法。
    叶修看着那只粉色的小猪鼻子一动一动,心痒痒就上手戳了两下,“想知道啊?叫声好听的。”
    但蓝河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了,叶修的眼睛纯粹同一汪深水碧潭,明晃晃映出一只傻乎乎吃桂花糕的猪,它动一下,那只猪也动一下。
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”蓝河大叫,手里的桂花糕直接糊到叶修脸上。想它一只帅气可爱的龙猫为什么会变成这么蠢的猪啊,一定是这个笑得贼贱贼贱的巫师的错啊。
    叶修好笑地抹开脸上的糖渣子,看着这只小胖猪在那打转转,调侃道,“这下可真成蓝胖胖了,来,蓝胖胖给哥喵一个。”
 “ 滚,我又不是猫!”蓝河四只小蹄子抱在叶修手上,使劲儿晃,“你快给我变回去,我不要变猪,丑死了。”
    诶,叶修撩了撩那片因为生气一挥一挥的大耳朵,“变回去干嘛,这不挺可爱的嘛。”
    蓝河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委屈得看起来都要哭了,叶修心里一阵软乎,“成成成,变回去变回去,不闹了乖。”
    大概叶修是个假巫师吧,手上那些个把戏没一个准的。
    一个蓝色头发大眼睛的清秀少年坐在床上,手脚白白嫩嫩,一脸的天真稚气,叶修默默捂住了鼻子。
   “叶不羞?”不是小龙猫模样那把含着糖块似的软软萌萌动物嗓音,倒同那方清凌凌河水里捞出来般的朗朗少年音,问着话还不自觉歪了歪脑袋,小胖子做久了有些改不过来的小习惯。
   叶修背过身狠狠擦了把鼻子,突然庆幸自己还算长了副好皮囊。咳咳,他正了正脸色道,“蓝胖胖,你这样子挺好看的。”假装一点都不猥琐地上手摸了把那看起来滑嫩嫩的脸蛋,叶修心里赞叹,忒滑了,看来没白吃成个小胖子。

   蓝河倒是没啥被占便宜的自觉,他举着自己的两只手看看,又看了眼叶修那瘦长而骨节分明的手,这差距有点大啊,一看就是武力值没上线。
   他还记得先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腰,两只小白手在自己的肚子那比划,诶,居然没有小肚子,原来我也是个瘦子,蓝河自个儿搁那美滋滋,叶修又忍不住要捂鼻子了。
   叶修脑子里刷过四个大字:可爱,想日。
   啧,叶修嫌恶地抖抖脑袋,都什么玩意儿,跟猥琐方一同喝酒的后遗症,要不得要不得。虽然,真挺想的。
 “ 蓝胖胖啊,”虽然已经不能称为胖了,但叶修并不想改口,“我把你变成了人,那是不是意味你那小树洞住不了了?”
  “对哦。”蓝河点头,如果叶修不把他变回去,他今晚可能就要睡森林里了。
  叶修循循善诱,“对啊,那你要去哪睡?”
  叶修很有心思地套路着蓝河,他当然希望小胖子投怀送抱了,那也得有个过程。
  蓝河很苦恼,“要不你把我变回去?“”
  叶修坚定摇头,屁,变你回去,哥到嘴的鸭子不跑了?“我学艺不精,变不回去。”
  果然是这样,怪不得你看起来不像个好人。蓝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他环顾四周一圈,这小木屋也不大,收拾得算干净,忽视掉那个咕噜噜冒着气体的大锅就好,嗯,缺个火炉。
  “你装个壁炉吧。”蓝河没头没尾来了句,叶修有点不知所云,但看着少年一脸期待的表情,默默捂着心口变出个熊熊燃着的壁炉,还贴心配着个小猪样靠垫。

   蓝河嗷呜一声,忘了自己还是人的模样,同平日那般扑向小猪靠垫,手脚并用地扒拉在上面,一脸幸福地打滚,暖暖的,软软的,日子就该这样啊,躺着睡睡又是一天。

“叶不羞!我要住这里!”蓝河睁着水汪汪的眼睛,整个人抱在小猪上头,壁炉里的火光映在他脸上,悦色十足。

   叶修赶紧点头,真好啊,他的套路都没走完,人就自个儿设个套自个儿钻,简直不要太可爱。

   至于什么时候才能把人拆吃入腹,叶修一点都不着急,日子还长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看那壁炉火光熊熊的,就知道有戏。

   在后来的每一个冬天,蓝河都不用自己烤小蘑菇,会有一个意外擅长烹饪的巫师先生,花式烤蘑菇,那味道能把人馋得从森林东头走到西头。

   蓝河闹腾的时候叶修总会使坏,又把人变成小胖龙猫,用一根手指把这只蓝胖胖制服后戳着玩,蓝河总会气得抖胡子抖翅膀,一被戳中痒痒肉,又笑得打滚,论这些,他永远不是叶修的对手。

   他也曾问过叶修,为什么自己变成动物的时候还是胖子。

   叶修一脸严肃地答,“蓝胖胖抱起来更有手感。”他算是知道蓝河变成人模样的时候那些肉去哪了。

   蓝河捂着圆滚滚的小屁股,红着脸吼,“叶不羞!你滚蛋!”

   以后的蓝河,还是那只蓝胖胖,叶修,也还是那个叶不羞。

 

评论(10)

热度(288)